当跟三家联军军阀头目说我们代管可以,我们要托管费的时候,他们沉默半晌后抛出金句:这是我们的地盘,提供给你们住,不跟你们要租金就算了,你们居然跟我们要钱。

    这帮人真是给脸不要脸。

    这块地如果不是我们拿回来,现在均已落入敌人手中,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他们明摆着是不想给我们钱。

    黑明珠笑笑,说道:“麻烦各位自己看吧,我们兵力有限,对不住了。”

    说完黑明珠起身离席,我们也紧跟着离席。

    三家军阀领导和代表人面面相觑。

    到了外边后,我对黑明珠说道:“艹,这帮人脑子里都装什么东西呢!这话也说得出口。”

    黑明珠说道:“为钱也正常,谁都不想出钱,又不想丢了地盘。”

    我说道:“也不想想这地盘谁给他们抢回来,我们没有功劳吗?没有苦劳吗?不说谢谢还好了,倒是还说出给我们白住不要钱就对我们够好这种话出来。真他妈白眼狼啊!要不,直接就攻占了好了,跟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道义可讲。当初打进来的时候,我们出人出力出智慧,得罪人的是我们,攻打的是我们,我们就凭什么分给他们一人一份?结果好不容易打下来,他们分了一人一份还不知足,还想互相吞掉对方自己占有这块地盘,如果不是我们实力够强,恐怕他们连我们也不会放在眼里!连我们都要吞下来。对这些人,还要以德服人?”

    黑明珠说道:“我也有这么个想法。”

    我说道:“反正屯下来了后,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以他们的实力,跟我们打是不可能打得过,更加不可能攻进来。我们要的地盘不多,诺伦和觉辛甘就够了,大力发展起来。”

    黑明珠说道:“但如果这么做,势必会把他们推进觉辛甘军阀的怀抱,他们会联手起来互相对付我们。我们的目标主要是对付觉辛甘他们,现在如果要分出精力来对付这些军阀,很难。如果要去攻金光山,还要路过他们这几家军阀的地盘,要我们真的去攻金光山,这些军阀背后捅一刀,或者不给我们提供过路,我们很难过去。”

    道理我也都知道,但就是看不惯这帮人这种做法。

    黑明珠说道;“并且,我们吞下来后,他们不服我们就算了,假如我们做大做强起来,他们去正规部队那边告一状,多方看上了我们这些地盘,我们很难走下去。”

    我点了一支烟,心里的气无处发出来,恼火得很。

    而且这帮白眼狼还真的就不和我们谈了,自己派出一边两三百个兵进驻诺伦城。

    怎么看他们就怎么不顺眼。

    黑明珠让大部队回去了觉辛甘地盘,我们也回去。

    回去后第一件事,看望过了休养的贺兰婷后,去旁边房间看两个小宝宝。

    怎料贺兰婷妈妈拦着我不让我进去看,问她为什么,她说两个宝宝刚睡着,不要去打扰。

    我说我就看看。

    她让我进去看看。

    两个小宝宝很可爱,有意思的是两人都有头发,还挺密集,柔软,两个长得是一个样,分不出男女。

    刚看了一眼,贺兰婷妈妈把我推出了外面,我说我想抱一下,我还没碰他们一下,她说等他们醒来再说。

    我心里有些不爽,他娘的,是我的孩子,还是你的孩子?

    去贺兰婷那里告了一状,她听后就笑了:“老人爱孩子心切,理解她吧,我自己也才抱了一下看了一眼。”

    我说道:“我是对她无语,睡着了抱一下怎么了啊。”

    贺兰婷说道:“她说你取的名字很好听,她也很喜欢,她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说你取的名字都很好听,两人都很满意。”

    我呵呵一声,说道:“别岔开话题好吧,你妈妈这样子,别说我抱不到,我爸妈都靠近不了啊。”

    她说道:“等过几天就好了嘛,现在才出生。”

    我坐在了她的身旁,摸了摸她的脸,有些冰凉,我问道:“生孩子很痛吧。”

    她说道:“看到了孩子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我叹气,说道:“不好意思,没有能陪在你身旁。”

    她说道:“情势所迫不得已。诺伦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我告诉了三家联军无耻行为的事。

    她听后,说道:“不舍得出钱啊。”

    我说道:“对,一分钱都不舍得出,我提议不还诺伦帮,黑明珠不愿。”

    她说道:“拿下来后我们会对付多几边的敌人。”

    我说道:“黑明珠主要是担心他们联合觉辛甘军阀对付我们,并且,知道甘嘉瑜秦豹他们藏在金光山那边,黑明珠想借道去攻金光山。”

    贺兰婷从床头拿了床头的地图看。

    她指着金光山,说道:“过金光山,不远,但是左边全是雷区和密林区,最好是要借道其中两家军阀的地盘。如果得罪了他们,我们很难打金光山。”

    我说道:“黑明珠说能攻下,但是我们损失估计上千人,这比生意实在是不划算。”

    她说道:“仗不到非得不打的时刻,不能硬打。”

    我问道:“现在三家军阀自己各自派两三百人进驻,你说吧,怎么整?我有想过乔装打扮成觉辛甘的人兵临城下威胁他们一下,假装攻城,让他们害怕后不得不叫我们出援,到时候我们说拿钱再出兵相救。”

    贺兰婷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有内奸,这样子怕露出马脚,三家军阀知道了的话,会怨愤我们。”

    我问道:“那就这样让他们驻扎进来,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现在就是仗着我们有人在那边守着,所以才敢派出两百来人进城守城守各自地盘,如果我们的人一撤,他们什么都不是。不过这样子一来,城中就空了,几十里外的金光山的敌人虎视眈眈,一旦打过来这座空城,等于拱手相让他们一座城。”

    贺兰婷说道:“挑拨离间吧,他们打了这次后,已经是产生了裂隙,如果有外敌,他们会拧成一条绳团结在一起,如果没有外敌,只要稍微一煽风点火,他们马上会又闹起来。虽然只有一边两三百人,等到他们一开打,又要叫我们帮忙出马,到时候再和他们说道理。”

    我问怎么挑拨离间。

    她说道:“互相住在一个城中,抬头不见低头见,那本来城中的大家的分界线就模糊,随随便便去帮他们画一条线,或是移动几块石头,大家都认为对方越界踩线企图多占地盘,互相指责,又互相打起来。”

    我说道:“行,我跟他们说。”

    她说道:“去看看朱丽花吧,我先研究一下金光山的地形。”

    我皱起眉头:“又赶走我。”

    她微微笑,抱了抱我,说道:“没有了,只是她比我要严重太多,舍身救你,你该多看望看望她。”

    这倒是。

    她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去把。”

    我说道:“你刚生完孩子,好好休息养身体,不要太劳累。”

    她说道:“知道。”

    出门口后,见父母正在两宝宝的房间门口和贺兰婷妈妈聊着。

    我担心他们会想看孩子,贺兰婷妈妈不给而吵起来,我走了过去,结果我父母以为我想开门进去看宝宝,急忙拦着我,说先让孩子休息。

    我一愣,说道:“怎么你们也这样。”

    他们说孩子需要睡觉啊,刚出生要多睡觉,要看要抱的话,等他们醒来再说。

    他们倒是站在同一阵线上了。

    这倒是难得。

    去了朱丽花那里,却见她一步一步的在室外走着。

    我急忙过去扶着她:“喂!你干嘛呢?你刚做了几天手术啊就下床走路?”

    她说道:“可以的,不是很疼了。”

    我说道:“要是伤口恶化可不是好玩的!给我回去。”

    朱丽花扶着了我。

    我说道:“是不是你们军人,都要那么倔呢?”

    我扶着她回去了病房里休息。

    回到了病房后,她就问我打仗的事。

    我说道:“你先不要关心这个,你要多关心你的身体。”

    她说道:“真的没事。”

    我说道:“没事?肚子都打穿还没事?”

    她说道:“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快说,打仗的事。”

    我一边削苹果,一边告诉她打仗的事。

    告诉她让她好好休息,早日康复。

    她一听到我们有可能去打金光山,马上说道:“要带我!”

    我说道:“好,但你要先好起来。”

    她问什么时候。

    我说没那么快,可能十天八天,可能下个月两个月,也有可能不打。

    她说道:“记得要带我。”

    我说道:“十天八天,你好的了吗?”

    她说道:“跑不了我不去。”

    我说道:“行吧。唉,在境内时候担心你会被他们报复,到了境外,看你那么拼,更加担心你。”

    她没说话,一会儿问我道:“看了孩子吗?好可爱。”

    我问道:“你去看他们了?”

    她点点头。

    我说道:“你走去看?”

    她说是。

    我说道:“唉,服了你了。”

    她说道:“羡慕贺兰婷,有那么可爱的一对龙凤胎。”

    我削苹果的动作僵住几秒,心想,朱丽花怕是不会嫁人一直跟着我了,那对她来说,一辈子就这么孑然一身,孤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