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女生小说 > 妖孽来袭:逆天小凰妻 > 正文 第335章 贼人是枕边人
    苏绮罗直接放弃,“那要我做什么?”

    古喻打了个响指,“去查查肖夫人的背景和肖家近段时间的情况。”

    三日后的清晨,苏绮罗带着一身的晨露冲进古瑜房间,把一张纸神神秘秘地拍到古喻桌上。

    “肖夫人的背景我查到了!”大概是第一次亲自做这种事情,苏绮罗脸上还带着新手的兴奋感,“我跟你说,这个肖夫人果然不简单。”

    肖夫人在嫁给肖老爷之前是个无亲无眷的孤女。肖家那会儿也不是现在这个殷实的肖家,肖老爷还只是阊新城里的一个无名之辈。肖家是在娶了肖夫人之后才逐渐发达起来的。

    换句话说,肖家的发达肖夫人起码有一半的功劳。

    若只是这样说,这背景只能算是平平无奇,根本没什么作用。

    肖夫人并非正经的修炼之人,至今还停留在筑基阶段,为什么会有玉簪那样的法器,还不愿意让人知道?

    苏绮罗故意留了一个悬念,等着古喻猜下去。

    古喻扶额,“为什么呢?”

    “肖夫人本名柳安虞,出生于西域一个没落家族,据说家里曾遭匪徒洗劫导致家破人亡。肖夫人因为年纪小,被家中老仆救了出来,就这样一路避到了龙门里。但那老仆陪了肖夫人没多久就因病而亡,最后便只剩下肖夫人和孔妈妈了。”

    “你想,既是西域家族,家里肯定会有些好东西。那种人家怎会莫名其妙遭遇洗劫,定是家中有什么宝贝让人窥视了。我觉得极有可能就是肖夫人那个玉簪。现在那个玉簪的消息可能又被人知道了,所以引来了贼人。”

    一通分析后,苏绮罗竖起一根手指,得意道:“我以为,偷肖夫人玉簪的一定是当年的那群匪徒。”

    有理有据,古瑜不禁跟着点头。

    苏绮罗更为得意,不用人催便继续道,“肖家发迹始于一次哄抢,应该是十二年前,阊新城南门码头那儿有一艘西域来的船沉了,第二日有人把它打捞了上来,发现里面有不少值钱的东西。”

    “码头上人多嘴杂,消息很快便传开了。在阊新城城主来之前,很多都已经在船上捞了一票跑回家了。不过那些人多是不怎么修行的普通百姓,所以抢的也多为金银珠宝之类的。”

    “肖老爷当时也是其中一员,只是他脑子稍好一些,除了金银之类的,他还留意了法器法宝之类的。别说,真给他找到了几件品相还不错的。”

    “他回家之后拿给了肖夫人看,肖夫人就给他挑了几件出来,让他拿去拍卖行卖了。肖家这才有了第一桶金,逐渐发迹起来的。”

    苏绮罗说起来抑扬顿挫,像极了一个说书的。古瑜没忍住笑,“这么详细,你找谁打听的?”

    苏绮罗扬眉,“你猜!”

    “邹先生?”古瑜几乎没有犹豫。

    “你怎么一猜就猜出来了!”苏绮罗叉腰,那叫一个气啊,却又不知该气什么,“没意思!”

    古瑜为难地沉吟了一会儿,“这个……很难猜吗?”当初还是她在她耳边信誓旦旦地说邹先生与肖夫人有一腿的呢。

    这么快就忘了?

    “好吧,我继续。”苏绮罗泄气,闷闷道,“接下来可就是我自己查的,不是邹先生说的了。”

    古瑜非常识趣地摆正了姿势。

    “这个肖老爷近些年在做药材生意,可是年景似乎不太好,他家的药材行遇见了竞争对手,这一年赔了不少。他药材铺的伙计抱怨说隔壁的药材铺的涨薪了,就他家没涨。”

    “肖老爷自己也很着急。药材铺的掌柜和他总是早出晚归,两人差不多都瘦了一圈了。”

    “而且肖夫人玉簪丢失的那段时间前后,他们曾出来两趟远门。第一趟回来之后两人脸上都有喜色,第二趟后他就给伙计涨了薪,说是谈了一单大买卖。但前两日,掌柜的又说那单买卖丢了,以后还是不涨月钱。”

    “因为肖夫人也不确定玉簪丢失的具体时间,所以我觉得是那帮匪徒查到了肖夫人的处所,然后派人骗了肖老爷,趁着肖老爷出门谈买卖的时候去肖家偷了肖夫人的玉簪!”

    古喻不由鼓掌,“这你都能查到,厉害了!”

    苏绮罗翻了个大白眼,“你也太假了吧……”

    古喻勾起嘴角,“我说真的,很不错啊,基本上就是我需要的了。”

    “真的?”不是苏绮罗不信,而是古喻看起来实在没什么诚意,“那我们之后怎么办?”

    古喻双手一合,“捉贼捉赃。”

    怎么个捉赃法呢?

    她们二人接下来花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来观察肖老爷的行程,搜查他的可疑物品。

    说来也巧,这天傍晚便让她们听见了要在码头交易的消息。至于交易什么,她们看见肖老爷郑重地取出了肖夫人寻找的那枚玉簪。

    “天呐,贼人竟然是肖老爷!”

    “我们怎么办?这要是捅出去,肖家说不定就散了。”

    苏绮罗感觉自己三观再次破碎。

    不过想想大家族里的隐秘丑事,她又觉得不算什么。只是他俩白手起家的少年夫妻,家中又没有小妾什么的,感情应当是相当稳固的,如今肖老爷却盗窃内人的心头之物,真是令人唏嘘。

    古喻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我们带肖夫人亲眼看看就行了。至于最后会不会家破人亡,那全看肖夫人的选择吧。他们的家事就不归我们管了。”

    第四日夜里,古喻和苏绮罗穿上夜行服,由肖夫人安排,来到了南门码头的一间仓库中。

    由此,便有了这夜的这番安排。

    肖夫人起初以为是贼人是药铺掌柜的,脸上还生着生龙活虎的气。结果半刻钟以后,肖老爷和掌柜的一起出现在仓库中,肖夫人顿时面色苍白,双唇抖了又抖,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什么也说不出口。

    古喻与苏绮罗看着她的挣扎,时刻准备着出手拦她,免得她一冲动出来搞破坏。

    毕竟她们仨势单力薄,并没有打着出门打架的主意。

    又过了一刻钟,肖老爷和药铺掌柜等的人来了。

    他俩连忙迎上去。

    然而迎接他们的确是两把闪着寒光的大刀。

    “你这仓库里躲了人你们不知道?还是说你们是故意的?”那领头的看着古喻躲的这个方向,冷冷哼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