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宋疆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和好不如初
    世事俱是如此,特别是在如今这个时代,若是你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即便是想为自己做点儿事都极为困难,更别提所谓的为国为民了。

    不管你想要做多么伟大、高尚的事情,还是多么龌龊、可耻的事情,好事坏事,都需要有足够的实力跟能力,来匹配你的意志,否则一切都是空想,否则一切也都只会是以失败而结束。

    想要成为一个人人唾弃的恶人,只干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你是永远也无法达到被天下人唾骂、史书上口诛笔伐的高度。

    想要在忧国忧民之余做为国为民之事儿,显然,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也只能够是跟临安城的普通百姓一样,凭着一腔热血而后愤世嫉俗的过上几句嘴瘾罢了。

    “实力的强大与否,决定了你的抱负高度。”叶青扭头,看着有些扭捏的李凤娘,刚刚伸手到皇后的翘臀上,皇后就立刻倒吸一口凉气,痛哼一声:“要是你家里那几位,你敢下这么狠的手吗?”

    “她们也不会打我一巴掌不是?”叶青温柔的替李凤娘揉着那翘臀,一片弹性十足的绵软入手,也让某人的手是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扩大着游走的面积。

    “一开始为了自保,只想能够活下来,是不是说……那个时候的你,也没有想过会有今日这番成就?”李凤娘不满的再次掐了下叶青的胳膊,那放在自己翘臀上的手则是越发的放肆,而她也开始在这夜色撩人中,变得呼吸越发急促,神情也是越发的妩媚。

    “一个小小的禁军都头,你觉得他有能力做什么吗?这条路……阴差阳错,踏上之后就无回头路了。”叶青识趣的不再说下去,并没有把当初钟晴给他写信,把他比作刘邦的事情说出来,若不然的话,他很坚信,眼前这个娇喘急促的李凤娘,瞬间就会炸毛。

    “叶青,记住你今日说的话!”李凤娘站直了身子,拍掉某人的手,深吸一口气,随着脸上的娇媚风情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凝重后,道:“当年圣上被立为太子,是因为在太上皇眼里,始终觉得圣上比庆王更为像他,于是圣上才能够取代他的皇兄庆王,成为我大宋朝的太子、以及今日的圣上。而如今……太上皇甚是不喜英国公赵扩,反而是对庆王之子嘉国公青睐有加,所以太上皇念在当年,是圣上对其皇兄的太子之位取而代之,如今也有意,想要立庆王之子嘉国公赵柄为太子。所以……我李凤娘要你帮英国公成为太子!”

    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李凤娘的话,向后退开两步,而后上下打量着李凤娘,直到瞧得雍容华贵、威严气十足的皇后心里发毛时,才缓缓开口道:“这么说,你承认了?”

    “这辈子你休想!”李凤娘冷冷的说道:“答应不答应?”

    “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有你这样一个娘,我倒是觉得,他不想做太子的难度可能会更大一些。”叶青侧着头,他心里越发的好奇,很想看看赵扩如今到底长什么样子。

    而李凤娘此时岂能不知道他心里头想些什么,不过看着如今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写上了淡淡的沧桑,再加上那久而久之沉淀在气质上的睿智,两鬓斑白的叶青哪里还有半点儿

    当年玉树临风的影子,自然,她也就更不用害怕,有些秘密被外人看破。

    李凤娘有着太多身为女人的小心思,而这其中又因为她那强烈的权力欲,让她在对待叶青一事儿上,一直都是充满了矛盾跟纠结。

    她当然想叶青死,即便是不死,她也不想叶青一天到晚在临安瞎晃荡,毕竟若是如此的话,她就不得不天天提心吊胆,深怕有一天自己的秘密不再是秘密。

    而若是叶青死了,那么这个秘密就将是谁也无法解开的秘密,自己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替赵扩谋划着太子之位,以及未来的圣上之位。

    说白了,李凤娘所做的一切,既有女人的感性,但又更多的是受到心中权力欲的支配,在她的心底一直住着一头,时刻想要向叶青痛下杀手的刽子手。

    所以她会试探着邀请叶青,留在临安帮她。而叶青的答复可谓是让她十分满意,叶青志不在此,或者说,叶青的心思从来没有在朝堂之上,只在北地的金、夏、鞑靼人身上。

    李凤娘不得不在叶青气势汹汹的回到临安后,退而求其次的谋划着,接下来如何与叶青再次和平相处的办法,所以当她彻底清楚,叶青的心思不在朝堂而在北地后,她的心终于是可以放回到肚子里。

    “只要你不在临安,我李凤娘无论任何事情,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哪怕是让你在北地封王拜相,但你绝不可弃我孤儿寡母而不顾!你愿意开疆扩土也好、收复失地也罢,从今以后,我李凤娘都绝对的支持你,包括淮南东西两路的合二为一。但……!”李凤娘静静的看着叶青,眸子清澈而又坚定。

    “你说。”叶青皱眉说道。

    “若是我李凤娘在临安有事相求,你必须给我亲自赶回来!大宋朝的北地疆域,你为我守护,临安城的朝堂之上,我为你做主!”这一刻的李凤娘,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跟威严,当真有几分吕雉、武媚娘在世的影子。

    “要钱给钱,要粮给粮,要人给人吗?”叶青上下打量着身材依旧凹凸有致的李凤娘,那份威严跟高贵的模样儿,以及那风情妩媚的脸蛋儿,夜色撩人、佳人如水,让叶青的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想要征服的欲望。

    “你敢要吗?”李凤娘不屑的撇撇嘴,而后示意竹叶儿让回宫的马车接她。

    她如今微微挪动脚步,都能够感到臀部传来的疼痛,所以若是让她此刻当着叶青的面走到何宁门处,恐怕她整个皇后的脸面,跟平日里在叶青跟前的风情万种,都会在这一刻变成巨大的尴尬。

    “钱粮敢要,人就算了,当年就已经玩腻了。”叶青一只手捏着李凤娘的下巴调戏道,而后不出所料的,被李凤娘一巴掌拍掉。

    “临安除了赵汝愚的事情外,还有什么事情?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什么时候离开临安?”李凤娘不再是当初那个,在叶青离开临安时,还会多愁善感的目送一程的女子了,如今的皇后威仪,让她也渐渐明白,很多事情都要比儿女情长要来的更为重要。

    “左雨、左蛟我不会追究的,当年送他们及三百皇城司兵士守护太子府后,我就没有再把

    他们兄弟二人当成是我叶青的人,这一点儿你大可以放心。有他们在,你也能够在宫里过的踏实一些。赵汝愚之事儿我不会同意流放,即便是你说服了钟晴,我也不会同意流放。至于接下来的打算……自然是朝堂之上要无后顾之忧后,我才能离开,韩诚老了,一旦你若是再让韩侂胄手握重权,到时候吃亏的便是你们母子二人。大宋朝向来重文抑武,以史弥远来牵制韩家,不失为一个妙策,钱象祖、留正,即非史家一党,也非韩家一脉,加上大理寺的孟珙,想必足够应付朝堂之上的事情,等这些都解决了,我便会回淮南路,而后继续北伐,直到夺回燕云十六州。”叶青抱着在说话时,揽着他脖子,如同树懒一样的李凤娘,缓缓向着何宁门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李凤娘的头靠在叶青的怀里,脸颊贴着叶青的胸口,听着那坚定有力的心跳声,时不时的嗯一声,算作是对叶青的回应。

    马车停在何宁门处,竹叶儿静静地站在门口,低着头,不去看沿着宫墙缓缓走过来的模糊男女。

    “走慢一些,我想你多抱会儿我。”李凤娘舒服的在叶青胸口蹭了蹭说道。

    “如果觉得韩侂胄压制不住史弥远,那么就不妨暂时把韩侂胄差遣出临安,等你感觉到,他们两人的势力不相上下时,再把韩侂胄差遣回来便是。”叶青放缓了脚步,沿着长长的宫墙几乎就像是在挪动。

    “如何差遣?差遣到哪里为好?”李凤娘问道。

    “自杞、罗甸乃是韩侂胄的功劳,更为西南不是还有一个大理国?韩侂胄当年与我、史弥远又曾经出使过大理,可谓是十分熟悉了,若是能够拿下大理,不管是转移你在朝堂之上专权的压力,还是为英国公铺垫太子之路都足够了。何况有我这个佞臣在前,韩侂胄绝不会白白放弃这个捞取战功的机会,借此来再压史弥远一头的,也希望能够跟我叶青一较高下的。当然,我也会在北地注意着这边的形势,只要你需要,即便是万里,我也一定星夜赶回。”叶青能够感觉到,一边听他说话的李凤娘,像当年一样,只是这一次,是隔着衣服在咬自己的肩头。

    “叶青,记得你对我说的话。”李凤娘在叶青耳边呵气如兰:“别忘了,我是你的女人。想不想见见他们?”

    “你愿意吗?”叶青问道。

    “看本宫心情吧。”李凤娘被叶青放入马车内,随着屁股刚刚挨上那绵软的垫子,李凤娘便立刻痛呼出声:“叶青……你这个佞臣,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回宫!”

    叶青最后看到的画面,是当今大宋皇后,十分不雅的撅着翘臀趴在车厢里往宫里行去。

    沿着悠长的宫墙前往东华门的方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叶青身后的左氏兄弟,只是一言不发的默默跟随着,这个他们一直仰望到如今的男人背影,而后在东华门处,单膝下跪送叶青上了马车离去。

    (ps:md,最初的大纲里,没料到李凤娘这个娘们的戏份这么重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今天一更,这更也很费劲,还是替叶青有些不舍皇后这娘们,所以和好吧,但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