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五卷 内修文德 第三百五十八章 落幕
    赏赐张昭是本次大朝会上的最后一件事。陈宽看到张昭退入武臣班列中,尖着嗓子道:“退朝。”

    心中略有些羡慕。

    他这个年纪,该有的赏赐天子早就赏赐给他。但张昭在十八岁的年纪,甚至在功劳还没有兑现时,天子就迫不及待的赏赐飞鱼服,提升其官职。这是何等的圣恩?

    飞鱼服,和我大清的黄马褂类似,穿在身上属于一种荣誉。这和后世佩戴勋章差不多。当然,大明的飞鱼服,比我大清那傻不拉几的黄马褂漂亮得多。

    飞鱼,据《山海经》载:其状如豚而赤文,服之不雷,可以御兵。是一种龙头、有翼、鱼尾形的神话动物。

    内廷织造局有专门的织造面料,即云锦中的妆花罗、妆花纱、妆花绢。有款式有:青织金妆花飞鱼过肩罗、青织金妆花飞鱼绢、大红织金飞鱼补罗等。

    这是中华文化的传承,织造工艺的体现,天子赐予的荣耀。

    …

    …

    张昭退回到武臣班列,就听到散朝。以中华礼仪之邦,百官当然不能是做鸟兽状一哄而散。而是有秩序的离开。

    阁臣们先走。

    文武百官以顺序分左右跨过金水桥离开。英国公张懋扶着肚子上的金腰带,感慨的笑了笑,道:“子尚,五军都督每月的初一、十五在我那里议事。过两天别忘了。”

    这是善意的态度。

    张昭拱手道:“下官领命。”

    张懋微微颔首,心中感慨的离去。他想起他当年的峥嵘岁月,骑马入西苑,箭出名第一。成化天子令他掌京营。

    成国公朱辅没什么表情,对张昭点点头,跟着离开。他这是属于不得不和“同僚”点个头。之前还和他儿子朱凤一个层次的张昭,要和他平起平坐。

    这是何等的卧槽!

    如果只看到这一点,并不足以令饱读诗书的朱辅“动容”。实际上,张昭已经对他形成了威胁。

    以他的年纪,还有成国公府的地位,英国公张懋死后,国朝的军权理当由他来代替天子接掌。他没有对手的。镇远侯顾溥身体不行。武安侯郑英资历不够。

    但是,看当今天子对张昭的宠信,功劳还落实啊,就给予封赏。若张昭再立大功,搞不好英国公张懋百年之后,是张昭接掌军中大权。

    镇远侯顾溥年纪四十一岁,但是模样非常的衰老。笑着拍拍张昭的肩膀,“子尚,一起走吧。”

    他有如今的地位,是靠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他为人清慎守法,没有捞什么。镇远侯府的实力,和那些顶级勋贵不能比。他早早的就把儿子顾新派到张昭那边去做事。

    “伯父,请。”张昭客气的道,和镇远侯顾溥聊着顾新在建设公司的表现离开奉天门前的广场。

    武安侯郑英摇摇头,和定国公等勋贵们一起往外走。

    人群中,安远侯柳景看着张昭的背影,却是眼红的很。他早就听说新军营的事。

    张昭捞钱,练兵有一套,打仗他懂个屁啊。如果把新军营给他,他也能打出韦州的大胜来。

    …

    …

    六月十一日的大朝会就此落幕。但带来的影响却并才刚刚开始。

    第一,张昭在满朝文武面前露面。他虽然感受不到各人的想法,但却算是位列朝堂重臣之列,有博弈的资格。

    第二,张昭执掌新军营,实力之强,冠绝明朝诸军。想要投靠他的武将不少。

    明朝的武将们,不封爵的话,最高就是正一品的都督。这个都督是指的都督某团营。大部分将领都是总兵、副总兵、都指挥使这个级别。

    而现在,张昭可以摆在明面说是明军中的大佬、山头。

    五军都督府现在虽然被兵部侵夺职权,凌驾其上,总览全国军事。但虎死架不倒,终究还是有些权力的。诸如:领军作战、军队训练、管理屯田、掌管军籍、推选将领等。

    后军都督府分领留守后卫、大宁中卫、大宁前卫等卫所,并领直隶卫所、大宁都司、万全都司、山西都司。

    别管那些拗口的卫所名称。看主要地点。大宁卫在哪里?永乐年间的靖难,四哥借宁王的兵。宁王的封地就在大宁卫。

    大宁在喜峰口外,古会州地,东连辽左,西接宣府,为巨镇。统塞上九十城,带甲八万:革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骑兵,皆骁勇善战。

    永乐元年,废大宁卫,迁往保定。原地给朱四哥送给朵颜三卫当牧场了。朵颜三卫现在时常寇边。

    万全都司就是宣府。

    换言之,张昭的这个后军都督,辖区是北直隶、山西、宣府的军事力量。

    这个职务细究之下是非常有意思的。

    张昭不久前和王承裕翁婿俩,把顺天府和天津卫的卫所当试点给改革了。下一步是哪里?北直隶的卫所,现在就在张昭手底下管着。

    而和鞑靼人的互市贸易,开市的试点就在宣府。按照张昭的建议,进行贸易的边贸城要建在关外。即原大宁都司、大宁卫所在地。

    也就是说,张昭可以考虑把大宁卫重新设置起来!这是他职权内的事。

    弘治皇帝和内阁商量后给张昭的这个官职,很有内涵啊!

    鞑靼使团的图鲁、博尔哈等人归心似箭,拿到签署的贸易协议后,在十一日的上午就启程离京。礼部安排人相送。张昭、焦芳等人并没有露面。

    图鲁、博尔哈、忽察带着一行十几骑和数辆马车出城北,离开京师。马车上是皇帝赏赐的“礼物”。其实,就是回鞑靼“朝贡”的物品。

    这一次,礼部可不敢当冤大头,按照张昭的建议,回的是价值千金的御酒,无价之宝的《朱子集注》,玻璃制品、瓷器。总之没有太多实惠的东西。

    博尔哈在礼部官员返回后,骑在马上,看着巍峨的京师城墙。心情沮丧又带着期盼。

    沮丧是因为,明人如此的强大,他们拿什么去战胜呢?

    期盼是他谈成了一个合理的互市协议,回到草原上,是不是能把他的部落再扩大一些?

    “济农,我们走吧?”

    图鲁狠狠的抽了马一鞭子,往草原冲去。和博尔哈的感慨又不同。他充满着畏惧和仇恨。

    互市协商的帷幕,徐徐的落下。最终的实施要等到鞑靼使团回到草原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