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正文卷 第0655章 宴请大族
    扬州,

    扬州大半的世家大族都已在席,今日,法正邀请整个扬州的世家大族们前来,说是有要事商议,法正这个人,名声并不是很显赫,官位也不高,比不上诸葛司马这两位,可是,他毕竟还是东宫出身,乃是天子的心腹,天子刚刚登基,这些大族是不敢拒绝法正递来的好意的,若是触怒了这位,那就是间接的招惹天子,这会引起他们不能承受的后果。

    为了表示对法正的尊重,大多世家都是以家主亲自前来赴宴,他们心里也是有些不安,他们不知法正与周瑜忽然前来的原因,也不知道他们前来是好是坏,他们也只能将自己的态度放低些,以免触怒了这位天子近臣,就当众人都聚齐的时候,正主法正却迟迟未曾赶到。

    这让诸家主心里都有些不悦,却又不敢发作,同时,他们心里也是逐渐的不安了起来,这该不会是....他们没敢继续去想,好在奴仆们还是尽职的为他们递来茶水之类,忍受着煎熬,不安的等待了许久,法正姗姗来迟,在几位士卒的簇拥下,笑着走进了大堂,众人纷纷起身。

    “诸君不必如此!!”法正说着,却是骄横的坐上了上位,看着众人,众人看到他这个态度,也是恭敬的行礼拜见,法正挥了挥手,让他们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这才笑着说道:“我来迟了,还望诸君莫要怪罪....”,他看着座位上的几个大臣,盯着他们,继续说道:“诸君到来之后,我知道了不少的家主未曾前来,故而亲自去请他们...耽误了正事...”

    法正说着,众人心里一惊,惶恐不安,只听得几声暴呵,一行士卒进了大堂,都押解着人,被他们押解而来的,正是那几个托病未曾前来的,他们此刻,可谓是遍体鳞伤,衣裳不整,一条条的血痕,触目惊心,在座的众人都被吓坏了,瞪大了双眼,看着上方的法正,法正依旧在微笑着,可那微笑,却是让他们不寒而栗。

    “法君啊...正所谓刑不上大夫,这些都是我江东名门,即使犯了错,如何能如此折辱?”有人开口询问道,法正只是瞥了他一眼,笑着问道:“陆公啊,你是要为他们求情麽?”,那人连忙摇着头,说道:“并非求情,只是觉得不能如此折辱罢了...”

    “这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宗族从今日起,就已经除名了...他也算不得士...”法正说着,其余一些人吓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法正看着那些人,挥了挥手,士卒们便将他们押解了下去,法正看着众人,问道:“各位啊,我前来此地,乃是受天子所托,要负责出海之事,天子仁义,要让各位也能享出海之利,我却没有想到,还是有这么多人,不给在下颜面...”

    众人已经不敢开口了,只是低着头,听着法正言语,论势力,他们倒也不怎么畏惧法正,在座的众人里,有太尉孙坚的胞弟,有担任刺史的顾雍的家亲,各个都是有所依仗的,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是不能不从的,因为他们都在这里,而刀在法正的手里,若是激怒了法正,他现在就将你抄家,纵然你背后是太尉,又有何用??

    “在座的诸位,都年长与我,也是朝中重臣的家亲,我想,我奉天子诏来,诸君也不会不听的,这番前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出海之事,朝中要我在这里建造船只,前往海外,获取钱财,人力,或者,征服更多的地区...我到来之后,已经开始组织人手,建造船只,准备船港...另外,与我同来的周君,也是在操练水手,做好出海的准备...”

    法正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不过,经过这些日子,我方才发现,建造船只,实在是太费时日,水手更是如此,若是按着如今这般发展,只怕要等个十年,方能做出一番事业来...”,法正说着,又看了看众人,笑着说道:“诸君别急着皱眉,我不是来问大家要资助的,你们府中钱财再多,能比得上国库麽??”

    “我想,将出海之事,分与诸君,这海外巨利,可与诸君同得也...”,法正从怀里拿出了几封书信,让奴仆发给他们,看着他们接过书信,他笑着说道:“这封书信,乃是昔日王公写给闻人公的,我找到之后,抄写了数封,大家可以观看,可是,却不能外传,也不能告知任何人...”

    听着法正的言语,众人都是有些好奇的翻开了书信。

    这果真是王符所写的一封书信,书信的内容,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在这封书信之内,王符给闻人袭说明海外的情况,王符对海外的记载,实在是让他们震撼,遍地黄金,珍贵的香料,甚至最为廉价的人力,用一张纸可以换取至少三十个壮汉,若是不愿交换,可以将他们全部带回去教化,这里的人极为的愚昧,只要一伍戍边军旅,就能全灭他们近三百人。

    他们大多都愣住了,一遍一遍的看着手中这书信,瞪大了双眼,法正看他们读的差不多了,方才说道:“诸君不要怀疑这书信的真假,要知道,昔日,王公在扬州,可是为国库送去了六艘船,船上,都是堆满了黄金的...”,法正笑了笑,说道:“现在,知道我的诚意了罢??”

    “法君,不知你是何意?”孙静抬起头来,询问道。

    他乃是孙坚的胞弟,背后站着三公,对法正,倒也没有那般的畏惧,法正笑了笑,说道:“孙君啊,我是想,废除关于百姓出海的禁令,允许你们也一同出海,你们可以私自建造船只,也可以拥有水手,出海之后,在海外做什么,我也不会多管,海外的财富,若是你们得到了,我也绝不会抢夺...”

    听到法正这些言语,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孙静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那需要我们付出什么呢?”,法正说道:“当然是税赋,正常的商税,还有,船只与水手,都要在我这里留下详细的记录,包括海外的情况,也必须要上交庙堂,探索到新的岛屿,必须要让我知道...”

    “诸君放心,你们的收获,绝对是巨大的...若不是我对海外不甚了解,也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建造大量的船只,你们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时不我待,诸君可以选择了...要么就听从我的,加入我成立的出海司,要么,就跟方才那些人一起...好了,我想听听诸君的意见?”

    法正看着众人,微笑着问道。

    一时间,气氛顿时有些沉默,诸多家主,都是皱着眉头,未曾言语。

    ......

    过了两日,周瑜方才前来,进了书房,就看到正在查阅各项文书的法正,周瑜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法正抬起头,问道:“公瑾?看来招收水手并不困难啊...”,周瑜摇了摇头,说道:“招收水手倒是简单,可惜啊,人才难求啊,扬州多的是渔夫,可是要是让他们带领船队,出海探索,怕是不行...”

    “若是要培养,也是来不及,我在想,要不干脆给陛下上奏,从太史将军那里借些精英,反正他那边也没有什么要事...我与太史将军有些交情,也不怕他不借...”周瑜说着,法正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事,我也不知,便都听你的...”

    “那你的出海之事呢?做的怎么样了?”

    法正大笑了起来,说道:“自然是办成了,这些家伙,就是要吓唬一番,方才听话,如今,这些人都已经开始建造船只,准备出海了,另外,他们还送来了这个,你看...”法正将文书递给了周瑜,周瑜接过,认真的看了一番,方才狐疑的问道:“这些船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当然是他们的...他们大多都不干净,私下里,也做过出海的事情,不过,他们都是通过海路,前往扶南,夷州进行商贸,这样一来,他们就能躲避繁重的商业税收,他们做的也并不干净,被我迅速的查到,呵呵,他们有把柄在我手里,根本不敢反对我...我就借机将他们麾下那些船只全部拿来了...”

    法正眯着眼睛,有些阴沉的说道:“他们征收水手,我们必须要将一些自己人安插进去,我实在不放心,这些人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必须要严格的督促,不然,定会造成不小的麻烦...”,听到法正如此言语,周瑜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这倒是可以,不过,就怕他们不出力啊...装模做样...”

    “哈哈哈,公瑾啊,他们看到那封王公的书信之后,眼里都快冒出火光了,先前他们在扶南周围进行贸易,都是获利不少,我让他们出海,他们如今都是欣喜若狂啊,不出力??公瑾,你等着看,我与你打赌,两月之内,他们打造出的船只,一定会比我们更多...别看我们是集官府之力,全力建造...他们可是有别样的方法啊...”

    周瑜点了点头,问道:“他们也没能看出那书信是你写的?”

    “什么是我写的?”法正有些疑惑,看着周瑜,问道:“那不是我们从尚书令郭嘉手里拿来的麽??”

    “哈哈哈,的确如此,的确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