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诡命法医 > 第二十卷 第八章 抖三斤
    “画怎么会开出真花呢?”

    静海纵然见多识广,也是看傻了眼。

    我从恍然中惊醒,下意识道:“我见过这个女人。”

    静海知道画的来历,眼珠一转,讶然道:“你见过画中人?”

    我肯定的点点头,却又有些茫然,“在假山上的时候,我和当时的齐瞳第一次照面,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些古代的画面。当时的情况你也清楚,我能记得……能看清的不多,可我记得,有一个穿古装的女人,就对着我,弯着腰,冲我勾手指……就和现在画里的姿势一模一样!”

    静海眼珠一转:“那女子长什么模样?”

    “看不清,那些画面中的人物,我一个都看不清楚。”

    我说的是实话。假山之巅,齐瞳骤然回眸,目露红光。那一刹那,我看到了诸多人物场景。但是,其中所有人都只具形态,看不清面孔。所有人的脸部都是白茫茫一片,现在想来,倒是和眼前画中的女子极度相似。

    静海眼珠又是左右一转,摇头道:“画中生花,我也是闻所未闻。可要按你说的,这整件事肯定另有隐情,绝不像何老道最初说的那样。看来,咱家得找他好好谈谈了。”

    我虽然心思混乱,也还是听出了苗头,“什么叫另有隐情?何老道?老何?何尚生?他说过什么?”

    静海凝视我道:“还记不记得,你曾元神出窍,化身红鬼?老何说,你……”

    我正竖着耳朵听,猛然间,只觉脑中一阵轰鸣。头晕目眩间,直直的看着静海,他还是刚才那副神色,口唇开合说着什么,我却是已然完全听不到了。只觉眼皮越来越沉,没过多久,便全然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一个粗嗓门喊道:

    “啧,不是说了不让你下来,你看看……这要是摔坏了,我怎么跟祸祸交代?”

    另一个声音急切道:“我没事儿,没事儿!他怎么样了?!”

    听到后一个声音,我猛然睁开眼,硬是直挺挺坐了起来,“徐洁!”

    这时我发现,我方才竟是睡在自己家楼下的长椅上,顺着声音看向楼梯的方向,正见孙禄把徐洁扶进轮椅。

    “你没事儿吧?”徐洁急着过来,握住我的手问。

    我恍惚的摇摇头。面前的女人的确是徐洁,可她不是被杜汉钟带走了吗?

    徐洁看着我的眼神充满关切,然而我却突然有种陌生感。

    她不是徐洁——我很快在心里认定。

    但是我又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就是,此刻我看到的眼神,并不是头一次出现。貌似在某段时期,徐洁每每看我的目光,就和现在一样。要是在平常,很难察觉这细微的差别。可是现如今,我却是事先知道,徐洁的魂魄在杜汉钟的手上。

    面前的女人并非徐洁,她又是什么人,乘虚而入占据了徐洁的躯壳呢?

    孙禄说:“祸祸,你可真够可以的,还记得昨个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我欲言又止,稍一迟疑,摇了摇头。

    孙禄翻了个白眼:“是你打电话给我,说大双喝躺了,让我来帮忙。他是喝瞎了,你比他也强不到哪儿去。车门没锁,大宝铺子的门也没锁,大双在车上‘躺尸’,你更狠,直接睡野地里了。”

    听他说我才知道,他接到我的电话,连夜赶过来,在车上找到了酣睡的大双。把大双安置好以后,打我手机一直都没人接。本来是想试着敲我家的门,没曾想却看到我睡在31号和28号之间的那片荒地上。

    孙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是大双有心事,还是你想不开啊?你俩怎么都喝成这熊样了?”

    我也顾不上跟他解释,正想转眼再去看徐洁,却见他暗暗冲我使了个眼色。

    我当即会意,感觉身体没什么不对付,就对徐洁说:“我出去抽根烟。”

    徐洁一把拉住我,蹙眉道:“你才刚醒,抽什么烟啊?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单只这一句话,我更加认定她是另一个人。

    徐洁是谁?那是和我睡同一个被窝的女人。这种情况下,我这么说的时候,她绝对不会认为我真的是想抽烟,也断然不会拦阻。

    想到面前占据徐洁肉身的不知是哪里来的邪祟鬼魅,我只觉一阵恶心,但到底还有几分清醒,不轻不重的推开她的手说:“昨个喝多了,就出去冒一根儿,顺便透透气。”

    徐洁看样子还想说什么,但似乎也清楚我的脾气,最终只能是摆了摆手,“那你赶紧回来,外边冷。”

    她只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可看到她的手心,我却心头骤然一震。

    和孙禄出门来到河边,我从烟盒抖出一根,递向孙禄。

    孙禄头一偏,“你喝傻了?忘了我戒烟了?”

    我自顾点上一根,刚抽一口,孙禄忽然就低声对我说:“我觉得徐洁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

    孙禄说:“我知道她腿脚不灵便,把你背回家的时候,是用你的钥匙开的门。进门的时候,我听得清清楚楚,楼上有脚步声!”

    见我垂目不语,孙禄显得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更加放低了声音说: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会搬弄是非。可徐洁明明不能走路,楼上哪儿来的脚步声?一听说是我背你回来的,她就急着要下楼,愣是不等我上去帮忙,直接从楼梯上滚下来了。祸祸……”

    “你的意思是,楼上还有别人?”我狠抽了口烟。

    孙禄摇摇头,“这话不是我能说的,可我觉得吧,徐洁本人真就不对头。”

    我问:“怎么个意思?”

    孙禄盯着我看了一阵,把手伸进领口,将胸前的野猪牙取了出来,“以前我看到徐洁没什么感觉,可是这次一见到她,这东西居然就有反应。我能感觉出,这东西很暴躁,似乎是在发火。它居然还想控制我!好在哥们儿也不是吃素的,硬是咬牙把它给挡驾了。我感觉很清晰,这东西是因为见到徐洁才有反应的。”

    我弹了弹烟灰,就手掂起那颗野猪牙,点头道:

    “你的感觉没错,这猪牙里的乌鬼,的确有暴走的理由。因为,它和占据了徐洁身子的那个家伙,真是有深仇大恨。”

    “徐洁的身子被人占了?”孙禄眼珠快速一转,用试探的口吻问道:“和乌鬼有仇?是……抖三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