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女生小说 > 慕林 > 正文卷 第四百零九章 重林
    来的萧大人,自然指的是萧瑞萧二公子。

    等到谢显之与弟妹谢慕林、谢徽之齐齐与萧瑞主客间见过礼,各自落座之后,前者方才醒过神来,怎么能让妹妹也出来见男客了呢?

    出来之前,二妹妹就担心他精神不济,会客时会失礼,三弟谢徽之又性情跳脱,有她在场,好歹还能在他们兄弟出言不慎时帮着圆圆场子。他当时一恍惚,想着萧瑞与自家二妹也见过面,老宅还是二妹做主借出去的,萧瑞为此来谢家道谢,叫上二妹妹也是应有之义,就糊里糊涂地把妹妹带上了。

    如今回想起来,其实还是不大妥当的。尤其是二妹如今还穿着男装,若是萧瑞这位出身京中高门的将军府公子觉得不合规矩,岂不是坏了二妹的名声?

    但人来都来了,这会子再叫二妹回避,就显得太着痕迹了些,没得让大家尴尬。

    谢显之有些坐立不安,心中懊恼无比。

    谢慕林倒是很淡定,还主动向萧瑞询问:“听说老宅里养伤的诸位英雄,都摆脱时疫了?伤势可都大好了呢?”

    萧瑞笑着说:“已经都大好了,还要谢过谢家高义。若没有谢家鼎力相助,又请来杜二爷这样的神医,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呢。倘若众位哥哥们有个闪失,我都不知该如何向上官交代。”他忍不住多看了谢慕林几眼,又笑了笑,“谢二姑娘这身打扮真精神,瞧着英气勃勃,竟比令兄更有风范呢。”

    谢慕林看了谢显之一眼,笑道:“我大哥这是在书院抗洪时累得狠了,精神不佳,才显得憔悴,其实平日一向是风度翩翩的,外人谁不夸他俊秀?我不过是图行动方便,才偶尔穿穿男装,哪里就能跟哥哥们相比了?”

    谢显之忙替妹妹在萧瑞面前辩解:“萧兄别笑话,舍妹是因为前些日子,洪水肆虐,族中为了应对灾情,群策群力,不分男女,舍妹也帮着做了不少事,为了行事方便,才舍了华服长裙。族中许多婶娘、嫂嫂们也是如此,并非舍妹一人标新立异。”

    萧瑞这才记起,进了谢家角后,确实见过几个妇人穿着男装在路上走动,不过她们只是穿男装,并没有梳男子发型,与谢慕林还有些不一样。但他没有多言,只是笑道:“谢家大族,行事果然不凡。”

    谢徽之还在一旁笑嘻嘻地凑趣:“我二姐扮起男子来,比所有婶娘、嫂嫂、姐妹们都要象呢,连名字都是另取的。族里的长辈们也管她叫男孩儿的名字,不叫她姐儿。外头不知道的人,都把我二姐当成是族里某位哥哥了,竟没人认出她是个姑娘!萧二哥若不是早就认得我二姐,说不定也会认错呢。”

    谢显之忙给三弟递了个眼色,叫他少说两句。萧瑞不是自家亲眷,还来自关系不太和睦的萧家,与他们又不熟,做什么要跟他说家里姐妹的事儿?

    谢徽之缩了缩脖子,但仍是笑嘻嘻地,并不是很在意。萧瑞的为人他清楚,不会在外头乱说的。大家早就混得熟了,二姐都能当着萧瑞的面,告诉父亲曹氏偷人,说笑两句又有什么要紧?穿个男装,又有什么不好提的?

    萧瑞面上笑容不变:“确实,我进来时心里还想,这位小兄弟不知是谢家的哪一位,瞧着有几分象谢二公子,难不成是我没见过的四少爷?后来才发现是二姑娘,差一点就闹笑话了呢。”

    才怪,谢家四少爷年方九岁,他怎么也不可能把眼前的俊秀“少年”与九岁的孩子弄混。当时他一眼就看到谢慕林了,反倒是过后才留意到她穿的是男装,之前根本就没留心。不过,这种事他就没必要跟谢家人交代了。

    寒暄结束,大家开始进入正题。

    萧瑞开始郑重向谢家道谢,谢他们出借宅子,提供茶饭,又及时发现了时疫的症状,请来大夫医治,还提供了许多药材与粮食,最后还帮他个人捎了家书。

    谢显之也开始正色应对,谦虚地表示自家只是因缘际会,做的都是应该做的事,身为本地世族理应向军方提供帮助,又反过来感谢金山卫铲除了宵小,保护了谢家家眷,最后慰问一番病人,关切地问起金山卫是否还需要谢家帮忙做些什么,顺道又委婉地问了一下人家会在湖阴逗留多久——其实就是在打探官兵们什么时候会把老宅还回来。

    萧瑞先向谢显之道歉,因为谢家老宅,他们还得等到重伤的老兵们全都被金山卫接走之后,才能还给主人家。不过他保证,会帮忙清扫全宅,清除病气的。

    其实原本金山卫还可以借住平望镇的千户所,只是眼下黄千户尚未被撤职,千户所里还有不少黄家的死忠,因为金山卫众人行动太快,反衬得他们过于无能,又不肯帮着遮掩,搞得黄千户依旧被撤职了,连带的其他人也官职难保,个个怨气冲天。一群身体不好、大病初愈的伤兵进了他们的地盘,天知道会有什么遭遇?反正他们在谢家老宅住得挺好的,水路交通也算方便,也就懒得搬了。

    谢显之忙客气地表达了一下谢家的荣幸之后,便吞吞吐吐地开始打听黄家的近况,其实也是在关心,京中的曹家在与林家的明争暗斗中,形势如何?他被困在竹山书院多日,对外头的消息一无所知。

    萧瑞其实也比他好不了多久,同样是消息隔绝了半个月,不过眼下已经联系上了自己的耳目,再加上有穆诚带来的消息,比谢显之稍强些。他坦白告知谢显之,目前京里传出来的消息,应是曹家暂时占了上风,林家因为被怀疑与水匪勾结,处境不是很好。不过,并没有证据能证明林家的罪行,所以林家无人被定罪。而曹家也不受皇帝待见,黄家失去的军权已回不来了。金山卫指挥使金鹏虽然只是代掌浙江军务,但听说朝中对于新任杭州将军的人选,已经有了腹案,绝对不会是姓黄的。

    否则平望镇千户所的黄千户,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丢了差使。

    谢显之心中暗叹,随即又犹犹豫豫地问起了生母曹氏与方闻山的消息。

    萧瑞昨日就已经把知道的情况告诉谢徽之了,说不出更多的消息来,只提了一下与方闻山相争的地方官是哪一位,出自某地哪个望族。谢显之又再次谢过,心情直往下掉。

    萧瑞看出,主人家已经没什么心情待客了,便主动提出告辞。他还要往县城里走一趟。

    谢显之忙打起精神,拉着弟妹们一起送客。萧瑞与谢徽之一路说笑着往外走,仿佛已经结下了好交情。

    临出门时,萧瑞仿佛不经意地问起:“谢二姑娘给自己起了男子名,不知怎么称呼?”

    谢慕林挺乐意把本名告诉熟人的:“是叫谢慕林。我祖父别号林亭山人,我十分仰慕他老人家,因此起了这个名字。”

    “慕林?”萧瑞看了谢慕林一眼,笑着说,“好名字。”耳根却微微红了。

    说来也巧,燕王殿下给他取的字,正是“重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