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正文 第1839章 意识犹存
    一旦白琳玲重新回来,那事态必定恶化,没人是那女魔头的对手,只有蓝三姐找到黑巫秘典下半卷的部分,才有能力跟白琳玲一决高下,若不然,不管是百灵,还是天佑,又或者是苗山九寨,所有苗民都要沦为她黑巫术下统治的奴隶。

    “她在哪里?”蓝彩蝶面无表情的问道。

    一直以来,她经常听师傅和其他人提起过白琳玲这个可怕的女魔头,可上几****见过白琳玲,好像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而且白琳玲对她,对无双也没有什么恶意,她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美女为什么会被苗民称作是魔鬼?

    不过女人的嫉妒心很强,白琳玲太美了,比自己还美,这点蓝彩蝶不喜欢,她还勾引自己的心上人,不要脸!

    “回去你转告三姐,白琳玲去黔南寻找凤凰女了,若她们母女一齐回来,只怕对我苗疆是前所未有的劫难,若有需要,代英随时听候差遣。”

    “哼,你这样难道不算是背叛黑巫一脉吗?”蓝彩蝶横了他一眼走进了茅屋。

    “彩蝶,没救了,与其让若言如此痛苦,还不如……”

    “放屁!我姑姑不会死的!三姐一定有法子救她,都是你们还得!都是你们!不要拿你们的那些世俗恩怨加在我们身上,我们红娟门早已退出江湖,也不想再卷进黑巫与白巫的纷争中,我们只想安静的活着,请离我们娘三远点!”蓝彩蝶走上前去想伸手为若言解开绳索。

    可刚一靠前,若言猛地仰起头咧着嘴朝彩蝶大声咆哮,那狰狞的面容真的就好似是苏醒的恶魔一样,吓的彩蝶赶紧退后。

    “姑姑,我是彩蝶呀?您忘了吗?您看看我,看看我!”彩蝶慢慢把小手伸了过去,轻轻碰了若言冰冷的指尖。

    “啊!!!!”若言张开血盆大口疯狂的怒吼着,咆哮着,这样的野兽她难以控制,幸好没有为她解开绳索。

    “我说过了,她……你们救不了她,就算把若言带回去也是个祸患,彩蝶,你回去吧,我们天佑寨是不会亏待她的,你放心。”代英劝说道。

    彩蝶想,就算他们不敢难为若言姑姑,若言现在的这般模样与死人又有什么两样?好人都能给折磨疯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把她带回家乡百灵,死也要死在自己家中。

    “姑姑?彩蝶带你回家好吗?你别闹,别喊,我们回家!”彩蝶把语气放缓,安抚着她心中那暴躁的魔性。

    蓝若言拼命地挣扎着,如果不是现在还有绳子捆着她,恐怕她早就扑上来了。

    彩蝶从胸襟中掏出芦笙,吹奏起那熟悉的旋律,这只苗族山歌是她小时候第一次学吹芦笙姑姑教她的,旋律悠扬舒缓,美的好似林间溪水涓流一样平静。

    渐渐的,蓝若言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喘息也不再那么重了,她的眼皮半耷拉着,有气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像是听了进去。

    “阿……赖……”她的口唇慢慢张开了。

    “姑姑?是我,是阿赖,阿赖在呢!”蓝彩蝶放下芦笙,泪光闪闪地握着蓝若言的手,她的手好凉好凉,没有半分活人的体温。

    “阿赖,姑姑不行了,要死掉了!”蓝若言眼中流露出不舍的目光,她绝望地看着屋外暖洋洋的太阳。

    “不会的,不会的,姑姑不会死,姑姑舍不得阿赖对不对?姑姑还没有看阿赖出嫁,还没有给阿赖盖上喜帕,姑姑说过,一定要让阿赖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阿赖现在有喜欢的阿哥了,姑姑难道不想看到我出嫁吗?”蓝彩蝶摇晃着若言的手臂几近哽咽。

    “傻孩子,你长大了,你已能独自面对生活了,姑姑再教不了你什么了。姑姑只求你一件事。”蓝若言微笑着,笑的很勉强,嘴角肌肉都是绷紧的。“带姑姑回去,我要死在家里,我要看着我们百灵那片美丽的茶山和碧绿的水塘,我要生生世世守着我们的土地。”

    “好!好!好!阿赖带姑姑回去,姑姑你挺住,我们回百灵,三姐在等我们,三姐一定可以治好您的!”蓝彩蝶见姑姑情绪已经稳定,虽然眼中还有邪光渗出,但好似已经对自己没有敌意了。

    她站起身来,慢慢靠近她,扬起手腕,突然发力,把之间中夹着的那根银针刺入了蓝若言天灵盖中隐藏着的那神秘穴位下。

    蓝若言的双眼瞪的老大,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好徒弟,眼中的神采逐渐黯淡了下去。“阿……阿赖……回……回……”

    “是的姑姑,我们回家了!”蓝彩蝶解开了姑姑身上的绳子。

    “彩蝶姑娘……你……你这是……你有把握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以前练过吗?”代英目瞪口呆。

    彩蝶这并非是以前关东那些人贩子惯用的拍花子手段,拍花子只适用于小孩,小孩六岁前按照迷信的说法,还未醒魂,魂魄不定可以用幻药迷惑他的灵魂。若言是成年人,成年人的灵魂坚固已成定数,想让她乖乖跟着走,就必须用赶尸术。

    白巫也有赶尸术,跟张老大的赶尸术还不太一样,张老道赶的是死人,而现在蓝彩蝶要赶一个活人,活人还有自己的心智,更是难上加难,故而代英才会这么问。

    “试试吧,希望巫神保佑!”蓝彩蝶走到门外,拜了拜,然后把准备好的符纸捏在手中,口中默念白巫秘术咒语,噗嗤声,她手中的符纸自燃了,也不知为何,那火就在蓝彩蝶手中点燃,她却一点疼痛感也没有。

    待符纸欲要燃尽时,蓝彩蝶打开腰上挂的一个竹筒,把还带着明火的纸灰塞了进去。嘭地一声,那竹筒里传出一声闷响,紧接着,竹筒中盛着的液体咕嘟嘟冒起了水泡。

    这液体其实就是一种蛊毒,是蓝三姐秘制的,就连彩蝶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子。她端着还在冒泡的竹筒快步跑了回来,把竹筒中的液体全部灌进了若言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