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正文 第1778章 番外之小萝卜和穆敏(一百二十八)
    事情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悬念。

    燕云缙和燕川父子俩大吵一架,谁也没有说服谁,不欢而散。

    燕云缙安抚了不知所措的燕青萝几句,然后道:“你和她相处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就是这个脾气。当初你在中原的时候,她不也照拂你吗?先回去歇着吧,这些日子你辛苦了。我让人送些补品给你……”

    穆敏听得目瞪口呆。

    这样的偏袒,也太过分了吧。

    狗皇帝的心都偏到了咯吱窝里,对蒋姐姐也是真爱了。

    但是更令她称奇的是,燕青萝竟然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这一切,含泪行礼后还道:“这件事情本来也是我多嘴所致,姑娘原谅则个。”

    穆敏:“……”

    “我知道你素来乖巧,下去吧。”燕云缙难得露出些心虚之色。

    等她走后,他立刻就跟蒋嫣然算账。

    “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是不是故意激怒燕川,让他来挑衅的?”燕云缙并不是傻子。

    一直以来,蒋嫣然针对的都只有他一个人,突然恃宠而骄对燕青萝下手,肯定有原因。

    这个女人那么骄傲,根本不屑于欺负弱小,尤其燕青萝这种窝囊的公主。

    所以略一思索,他就明白过来蒋嫣然是想挑拨他们父子关系。

    这件事情就很严重了,燕云缙大为恼火。

    “是。”蒋嫣然淡定地坐在方背椅子上,不无遗憾地道,“可惜你们没有闹起来,燕川也没有挨打,太可惜了。黄英,你被打的那一掌我这次没能替你报仇,没关系,我们还有下次。”

    燕云缙:“……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你的丫鬟挨打,你就要让我的儿子挨打?蒋嫣然,你……”

    “我在乎的,你都会摧毁。我阻拦不了,但是只要一息尚存,总要替他们报仇。没有一巴掌会是白挨的。”

    燕云缙觉得自己可能真是疯了,竟然觉得她这样锱铢必较,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模样很可爱。

    这件事情就这样,在他的和稀泥中稀里糊涂地过去。

    至少燕云缙自己以为是过去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证明,他还是想的简单了。

    世子一方势如破竹,燕云缙心力交瘁,为了保全实力不得不暂时做战略性撤退。

    这是他审时度势的结果,也是十分心痛的结果。

    他并没有认输,却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在失败的情况下尽量降低己方人员伤亡。

    即使并不愿意承认,他内心也清楚,敌我双方的实力已经发生了扭转,现在的形势对世子来说一片大好,自己这里却是步入隆冬。

    但是燕川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造成现在一切的原因是燕云缙沉溺于温柔乡,被蒋嫣然玩弄于鼓掌之中,浑然不知,大势不可逆转,完全是因为双方面临的形势不一样——世子一方势如破竹,士气高涨;而大蒙军队经过多年征战,早已疲惫不堪。

    燕川年轻气盛,在这种情况下做了特别冲动的决定——带着他手下的五万精兵,准备前去和世子正面相对。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是因为遇到了大雾迷路,军队首尾不接,导致被世子的五千骑兵打得屁滚尿流,败退而归。

    燕云缙亲自带人救回了险些被活捉的燕川,然后狠狠地把他打了一顿。

    但是这次燕川并没有闹,而是老老实实地挨了这顿打。

    这次他意识到了世子方真正的实力,也感觉他自己的这番行为,让己方损兵折将,可能更快地走向溃败之路。

    这天燕云缙来到蒋嫣然营帐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

    穆敏害怕她伤害蒋嫣然,无视她数次眼神暗示,执意不肯出去,缩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

    燕云缙喝得太多,所以也没有察觉。

    他在床上躺成个“大”字,盯着湖蓝色的幔帐道:“蒋嫣然,我可能得回大蒙了。征战数年,折损了十余万好男儿,却折戟沉沙……”

    蒋嫣然坐在桌前低头捡线,并没有回应。

    “我知道这一切怪不得你,都是我自己的错。”燕云缙道,“……所以你和我回大蒙吗?过去种种,我们都抹掉。我好好待你,你也好好待我,你给我生几个孩儿……”

    穆敏的眼神暗了暗。

    她摸过蒋嫣然的脉,知道她不能生孩子了。

    她内心很纠结,不知道自己是希望蒋嫣然去还是希望她和自己回去。

    与这两人夹杂着恩怨纠葛,家国天下的爱恨相比,她无比庆幸,她和秦昭的爱恋,如此单纯。

    燕云缙也不用蒋嫣然回答,自己絮絮叨叨了很久,回忆了过去,也畅想了未来。

    连穆敏,都听出了英雄落幕的浓浓悲伤。

    而蒋嫣然一直很淡定,等到把线分好,她把笸箩放到一旁,站起身来不耐烦地道:“别聒噪了,睡觉。”

    醉眼朦胧的燕云缙扭头看着她笑,眼中有温柔宠溺的星光。

    他冲她伸出手:“蒋嫣然,过来陪我睡。”

    蒋嫣然信手把头顶的发钗拔下来,鸦青的长发倾泻而下,柔顺地披在身后。

    她对穆敏摆摆手示意她出去,自己坐在床边脱鞋。

    穆敏默默地替他们关上门出去。

    屋里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声响——这样一个伤感的夜里,燕云缙需要的,可能只是陪伴。

    “你走吧。”蒋嫣然对穆敏道,“回去守着秦昭。我把夫人交给你了。”

    夫人的余生,相处最长时间的女人应该就是穆敏。

    “蒋姐姐,你做了决定?”穆敏问。

    她已经不再傻乎乎地就劝蒋嫣然离开,燕云缙这个男人,从他对蒋嫣然的态度来看,是值得进行取舍的。

    “我不会再回中原,这点我从来没有动摇过。”

    不同的只是,从前她想留给中原那些所有可能诋毁她的人一个悲壮的离开,但是现在,她有了更好的选择。

    “回去告诉秦昭,他日如果兵戎相见,不必心慈手软,我也会帮助他。但是除此之外,我不会辜负燕云缙付出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他们注定了相爱相杀,要么一起轰轰烈烈地爱,要么一起轰轰烈烈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