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恐怖灵异 > 追凶神探 > 最终卷 人类观察者 第978章 林冬雪的努力
    任务开始第三天,陶月月没精打采地坐在车里,陈实安排了十个人,大家分成两组,一组五人,分别守在车里,以及在郝运莱家附近租的房子里,另外还有一个应对突发情况的流动哨。

    盯梢的任务无聊至极,陶月月闷得都打哈欠。

    此时是深夜,郝运莱在家看电视,他们还要在这里盯着那扇窗户,陶月月心中的郁闷快要上升到了顶点。

    这时徐晓东坐进车里,把一个袋子交到陶月月手上,说:“跑了几条街才买到的生煎馒头,鲜虾猪肉馅,你尝尝……对了,还有这个!”

    他把一本漫画递到陶月月手上,陶月月抱怨:“这什么啊!我才不看这种傻了吧唧的少女漫。”

    “呃……我看见附近有家租书店,以为你爱看的。”

    “有没有《布拉热洛纳子爵》,那书我没看完。”

    “好吧,我去换一本。”

    “别去了!”

    但徐晓东还是跑了,过了一会,又跑回来,把一本《二十年后》递到陶月月手中,“书店说没那个书,原来是《三个火枪手》的续集啊,我都不知道,老板说这本也是续集。”

    “这本我早看过了好吧!”

    “啊?那我再去换一本。”

    “不用了,再看一遍吧!”陶月月翻开书,这个版本的扉页还有插画,画的是达达尼昂带着小皇帝冲过投石党的包围,她有感而发地说:“看这本书最大的触动就是他们几个去营救查理一世,历史书上说查理一世是封建王权的代表,是反动派的头子,把他砍头的克伦威尔才是正义的一方,可是阿多斯还是坚持要去救他,他认为皇帝不该得到这样的待遇,这种坚持让人感动。历史总是很残酷地给过去的人贴上标签,告诉你这是好的、那是坏的,可是身在其中,谁能分辨,那些坚持信仰在做人做事的人,无论历史书上说他们是好的、坏的,我都认为他们是可敬的!”

    徐晓东不知道怎么接这种话茬,支吾半天说:“这种观点不够辩证唯物。”

    陶月月笑了,“你喜欢三个火枪手中的谁啊?”

    “呃,分别有谁?”

    “切,不跟你聊这些了,一看就是不爱读书的人。”

    “我喜欢打游戏,你玩过《只狼》吗?”

    “嗯,四个结局全部通了。”陶月月淡淡地说。

    徐晓东瞬间有种挫败感,跟陶月月在一起总是很有压力,不过陶月月对他的感觉不一样,她觉得徐晓东很体贴,很会照顾人,而且很阳光。

    眼睛盯着书,她问:“当初林姐姐为什么不喜欢你啊?”

    “啊?”徐晓东一惊,“干嘛突然说这个?”

    “好奇。”

    徐晓东搔着头,“没啥为啥的,我不是她的菜而已……你知道吗?我和冬雪之前是搭档,自打陈哥来了之后,她就不怎么和我搭档了。”

    “你想说陈叔叔抢了林姐姐?”

    “不不,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当警察呀,千万别喜欢上搭档,不然会闹得很尴尬。”

    “真是经验之谈啊!”

    “不过陈哥确实很有魅力,成熟稳重,思维敏捷,我要是女人也会喜欢上他。”

    “你就算跟我拍他马屁,我也不会转告的。”

    “你这小孩,就喜欢呛人是吧!”

    陶月月扮了个鬼脸,这时徐晓东的手机响了,同伴说有情况,郝运莱准备出门。

    五个人立即严加监视,一路跟随,结果郝运莱只是去门口小卖部买了包烟,又回家接着看电视,他们这才放下戒备。

    这样的虚惊,一天不知要闹几次。

    隔日,某条小巷里,一个男人挥舞着菜刀正在追赶两个放高利贷的,事情发生得突然,这男人欠了两百万,利滚利,没有工作的他根本就还不起。

    高利贷为了从他手上逼出一点利息,也算是不白跑一趟,给了他点颜色瞧瞧。

    前一秒,两名放贷的还在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地羞辱他,突然这个唯唯诺诺的男人眼神变了,他抄起菜刀砍伤了其中一人的肩膀,羊羔瞬间化成猛虎。

    放贷的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发出粗重的喘息,那男人挥着沾血的菜刀,愤怒地吼道:“给我站住!我杀了你们,我也不活了!”

    突然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女人从旁边冲出来,一脚踹在这男人腰上,他踉跄一下,刀掉在地上。

    不及反应,他被对方一个过肩摔撂在地上,林冬雪用膝盖压住这男人,冲两名放贷的喊道:“愣着干嘛,快去报警!”

    “谢……谢谢!”两人赶紧跑了。

    “喂,报警啊!”

    地上的男人吼道:“放开我臭娘们,我要宰了他们!放开我!”

    “给我老实点!”

    这一次,人生函数又精准地预测到了当事人的节点爆发,而林冬雪也及时赶到阻止了它。

    这两天她过得很动荡,白天东奔西跑,去阻止那些将来的罪犯,晚上在酒店过夜,她向当事人解释人生函数,被人当成神经病、疯子、灾星,好几次被人轰出去。

    一次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她决定换一种方式,悄悄跟踪这些人,在他们节点爆发的时候冲出来阻止。

    虽然这两天很辛苦,但她很欣慰,她救了十几条本该被杀害的生命,同时也越发感慨,人生函数简直准确得可怕!

    地上的男人还在挣扎,以林冬雪的体力快要压制不住了,他不停地吼道:“你算哪根蒜,别来干涉老子,让我砍了那俩王八蛋!”

    “你醒醒吧,杀了人你就好过了?”

    “老子烂命一条,不在乎,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给我闭嘴!”

    林冬雪突然发现男人正在伸手够地上的刀,可是她已经腾不出手去阻止,把男人拽开,她也没有这样的体力。

    这时,林秋浦突然出现,一脚踢开了那把距离嫌疑人指尖几公分的菜刀,林冬雪惊喜道:“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行吗?”

    林秋浦摘下手铐,麻溜地从后面把嫌疑人拷住,然后提起来,推了一下,“走,跟我去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