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儿媳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热火焚身
    “我哪里不帅不能干名不副实了?”冷千辰的嘴角微微往上挑起来,露出好看的弧度,他的眼中闪烁着兴趣。

    天底下的女人只要见到他后,都会马上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就算在周显扬的面前,他也未必会失色到哪里去,这个女人居然说他不帅不能干名不副实,简直是不能忍。

    “你要想我承认你很帅很能干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我才能看得出来你够不够男人。”阮兰珠狡黠的笑着,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态,在冷千辰这样的高富帅面前,她没有丝毫的自卑,反而带着一种骄傲,这种骄傲让冷千辰也为之感兴趣。

    “虽然我没有兴趣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来搭理你,不过你不妨说来试试,本帅哥今天心情好,勉为其难答应你的请求吧。”冷千辰往前走了几步,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带我去医院见素心,我想见见素心。”阮兰珠提到卓素心的名字,眼神顿时又黯淡下来,两个人是好姐妹,如今素心生死未卜,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也不清楚,难免担心不已。

    冷千辰没想到她用激将法,居然是这个请求,皇家医院属于周家的,卓素心住院自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看到她,医院的人不准阮兰珠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原本他要带阮兰珠去看卓素心也不是不可以,他却不想这么容易认输,不想让阮兰珠觉得自己很好说话。

    他走上前去,抬起手来,捏着阮兰珠美丽的下巴,笑吟吟的说:“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像去医院的打算,我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陪我回家一起睡觉,睡醒后我会考虑带你去医院看人。”

    “你无耻。”阮兰珠的脸色顿时变得羞红起来,她抬起纤纤玉手对着冷千辰的脸便打下去,很不幸运的是手腕被冷千辰紧紧的抓住,没有办法来动弹。

    “你没有风度,难怪女人都喜欢周显扬周少那种类型的,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阮兰珠气急败坏,对他大加嘲讽。

    “哈哈哈,你不会以为这句话就能打击到我的自尊心吧,显扬各方面是比我优秀,女人喜欢他不喜欢我也是情理之中,我并不会因此而生气。”冷千辰显然并不把她说的放在眼里和心里,这只能让她更加的生气。

    “你想怎么样?”阮兰珠盯着他的眼睛,问。

    他却笑了起来,把她的手放开说:“我要回家去睡觉了,女人,不要来招惹我,否则你会玩火自焚。”

    说完后,转身就往电梯走去。

    “冷千辰,你不够男人,一点风度也没有。”阮兰珠看着他越走越远,不禁有些生气起来,却也没有办法。

    冷千辰脾气好,永远面带笑容,他却有一个软肋就是最没有办法忍受别人说他没有风度,尤其是女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绅士最有风度的男人。

    当阮兰珠说出这句话,确确实实让他不高兴了。

    “你要是够风度,带我去见我的好姐妹素心,就算你没有义务带我去,也给我一个机会和你打赌,你输了就带我去,赢了我就不再骚扰你。”阮兰珠情急之下,对着冷千辰大声的喊道,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里,听起来特别的响亮。

    “好吧,你告诉我,我要和你赌什么。”冷千辰满脸的不屑一顾,自不量力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也不多这么一个。

    “和我赌......赌钱。”阮兰珠脱口而出道。

    冷千辰不禁笑了,眼底带着的全是不屑一顾:“我很想问问你,这位小姐,你有多少钱可以和我赌?十万?一百万?一千万?要和人赌钱也是有资本的,拜托你先考虑一下。”

    一句话让阮兰珠无言以对,事实上的确如此,她身上没什么钱,所有的钱都加起来,也未必会有几万块,更别说十万百万千万了,和冷千辰这样的高富帅,压根就没有办法来比。

    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犹豫了一下说:“好嘛,我们赌喝酒怎么样?”

    “喝酒?”冷千辰这时候又累又饿,完全不想理会阮兰珠。

    “怎么样?害怕了吧?我早就知道你会怕我,我三岁就能喝酒,十岁可以喝半斤,后来在夜总会上班,随随便便可以喝三五七瓶白酒,想来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要是害怕你就直说吧。”阮兰珠故意挑衅他,挥舞着双臂很夸张的说。

    “是吗?”冷千辰抓住了她的手腕,笑呵呵的说:“你可不要后悔,记得你自己说的话,跟我走。”

    说着,他伸手拉着阮兰珠就往电梯走。

    “你要做什么?是看我长得漂亮想要非礼我吗?你可不要有这样的心思,否则我会报警的。”阮兰珠气鼓鼓的瞪着双眼,很认真的和她说。

    “非礼你?你在想什么呢?就你这样的长相和德性,还混过夜总会的,大街上随便一抓就是一把,我冷千辰接触的女孩子都是冷艳高贵的世家名媛好吗?”冷千辰说着,继续拽着她走,拽的她胳膊生疼。

    “你拉我做什么?想要拉我去哪里?”阮兰珠觉得自尊心被小小的伤害了一下,有些不满的抗议道。

    “当然是拉你去我家喝酒,不是你说我没有风度,要让我陪你喝酒比一比谁能喝吗?现在带你去,你又不敢去了?”冷千辰的眼中带着探究,笑呵呵的问她说。

    “我怎么会不敢去,我现在就跟你去。”阮兰珠弄明白她的用意后,心里倒是豁然开朗。

    她害怕的就是冷千辰不肯给自己机会,既然机会已经给了,她相信自己能好好的把握。

    至于喝酒能不能赢他,阮兰珠倒是没有过多的担心,她说的关于自己喝酒的话虽然是很多吹牛的成分,但事实上呢在夜总会待了那么久,对于喝酒这方面她还是很有点本领的。至于自己的安全,冷千辰平时面对的都是高贵大方千娇百媚的名媛小姐,对自己这样的人应该没什么兴趣才对。